…直博生主动转硕士”是被淘汰吗读博博士学位研究生本科…(直博生申请条件)

…直博生主动转硕士”是被淘汰吗读博博士学位研究生本科…(直博生申请条件)缩略图

从直博转到硕士研究生,北京一所名牌大学的研究生小天(化名)用了两年半重新做了职业规划,目前已获得心仪的工作,毕业后就可以入职。
记者采访几名“博转硕”的研究生发现,他们在因不适应读博生活经历过焦虑或迷茫,转硕后,有人走向职场、有人再次申博,有了更适合自己的选择。
“直博生主动选择博转硕”意味着学业失败吗?目前,有多所高校陆续出台了博士生分流制度的文件。有专家表示,博士生分流正从“被动退出”向“主动流动”转变,分流并非意味着“淘汰”,而是“多元成才”的体现。
  课题难做不出来 “发论文至少五年”  
小天本科在武汉一所“双一流”高校就读水产养殖专业。时间回到2019年7月,刚读完大三的他以专
…直博生主动转硕士”是被淘汰吗读博博士学位研究生本科…(直博生申请条件)插图
业第二名的成绩获得北京一所名牌大学生物学直博生面试资格,并顺利通过。2020年秋天,小天正式开始直博生活。早上9点多,小天从宿舍来到实验室工位,读文献、做试验、跑数据,直到傍晚才离开。“一天下来,除了吐槽几句实验细节和数据情况,基本上是在和机器以及实验动物打交道。说实话,有些坐不住。”跟小天不一样,小张在选择直博时对于未来已经有了清晰的规划。就读电子信息工程专业的他觉得留在高校当老师,是一条很好的人生路径。“直博”显然可以加快这个职业目标的完成。
但读博一年后,小张就发现,“直博”到高校教师的职业发展路径并不是那么好走。自己无法完成导师分配的小课题,而导师对他的指导似乎也很难 到他。
在千里之外的美国中部某高校,刘同学面临着与小张相似的困境。就读土木工程专业的她把“直博”视为提升自我的途径,2021年秋天开始了异国他乡的直博生活。她发现手里的课题“难度很大”,向导师求助后也收效甚微。无助之中,刘同学只能继续推进项目。“也想过退学不读了,但还是会继续做下去。”
对于博士生活的不适应,小天一开始的想法和刘同学一样,那就是“熬下去”。但随着时间推移,小天逐渐发现,哪怕选择了自己感兴趣的研究领域,研究工作依然很难看到进展。“发论文对我来说,至少需要5年。”他开始失眠,逃避科研。
想通过“做下去”坚持到毕业的刘同学在读博第二年一焦虑就开始胸痛。每个周五,刘同学都要参加导师的组会,当面汇报选题进展。“但每一次组会上,我的进度都会比其他同学慢一些。”“后来,一想到组会我就会紧张、失眠。组会结束的晚上就会崩溃大哭。两年时间已经过去了,为什么还是不行?是不是我真的做不到?”刘同学陷入了自我怀疑和自我否定。
  选择博转硕,走更适合自己的路  
读完了博二,刘同学今年7月末,向学校提出了转硕的申请。今年8月,刘同学获得了授课型硕士的学位,“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小张已经决定转硕,他还是准备了博士生必须参加的一场学位资格考试,“成绩也很好,我想证明自己,不是没有好好学,只是真的没有拿到博士学位的能力。”学校“第一个直博”小张,成为了第一个“直博转硕士”的人。
小天做出博转硕的决定,经过了两年多的等待和探索。
小天走进学校的心理咨询室进行职业规划咨询。“从职业测试的结果来看,我确实和科研人员应有的人格不太匹配。那一刻就觉得,自己并没有错,只是确实不适合。”
最后,小天试探性地问了导师的意见,得到的回复是:“你其实可以继续跟下去……但如果真的决定好了,那就转吧。”小天认为,专业带给他的是数据分析能力,而性格上,他更擅长沟通协作。他确定了自己的目标:“入职互联网公司,试着做‘产品经理’。”
就这样,小天一边兼顾转硕后的课题,一边开始积攒“大厂”实习经验。两年多来,在实习中,他慢慢找到了“意义感”。和整个团队一起讨论某项功能的优劣,改进策略可能很快就出现在app的内测版本中……“这种即时的反馈,让我感到更加充实。”今年9月,小天提交了“博转硕”申请。
成功转硕之后,刘同学并未放弃读博的念头。“我和身边的博士朋友聊了聊,感觉问题更多出在课题没选对、师生关系处理得不好。我也参加了学校的博士学位资格考试,通过了说明我的科研能力并不差。”
目前,刘同学申请了美国春季学期入学的博士生项目。而小张和小天也都在准备硕士论文答辩。目前,小张完成了硕士论文开题,明年夏天就能毕业。“我去考了教师资格证,中学老师可能也是一种选择。说不定,还可以做个大学辅导员?国企、外企、还有一些事业单位的技术岗,我也发去了简历。”
小天预计今年冬天能拿到硕士毕业证。他已经找到了心仪的工作。
  专家说法
  武汉大学教育政策与管理系教授陈新忠:
  博士生分流从“被动退出”转向“主动流动”
2020年,教育部、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联合印发了《关于加快新时代研究生教育改革发展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指出要“加大分流力度,对不适合继续攻读学位的研究生及早分流”“畅通分流选择渠道,分流退出的博士研究生,符合硕士学位授予标准的可授予硕士学位”。近年来,北京大学、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大连理工大学、复旦大学、吉林大学等高校陆续出台了博士生分流制度的相关文件。
博士生分流正从“被动退出”转向“主动流动”,“随着博士学位的从严把关、年轻人对生涯规划的探索,这类情况还会增多,学生主动选择的比例也会变大。”有一些是学生主观原因导致的,比如学习态度发生变化、个人生涯规划转变;有的是客观上生活突发变故、身心健康出现问题,或者个人科研能力不足。“‘分流’涉及多个部门,需通过细则明确各方职责;同时,学校在研究生培养过程中应做好学业完成情况监测,把‘分流’工作落实到各个环节,不要临毕业再‘亮红灯’。”
建议“高校可试行博士生试读制度,还应打破分流申请的时段、形式限制,适当延长申请时间、延缓时机、增加开放分流申请的次数,同时探索更换导师、更换专业方向、学术型博士与专业型博士互转等分流形式。”
  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马亮:
  可设置博士预科项目 让学生体验博士项目学习生活
对此,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公共管理学院教授马亮表示,不少高校制定了直博生分流制度,开放博转硕通道,允许不适合或不希望继续博士学业的直博生转为硕士生。我们不鼓励博转硕,但是也乐见政策松绑,允许和支持学生自主选择适合自己的学业。
如果没有试错和退出的机会,而是“一路走到黑”,那么不少学生可能错失良机,并因为职业错配而陷入发展困境。博转硕提供了双向选择的灵活性,避免师生错配而导致“相互伤害”。
此外,可以效仿其他国家的经验做法,参照博士后计划设置博士预科项目,提供为期一到两年的探索和磨合机会。这样可以允许学生体验博士项目的学习和生活,如果学生感到不合适,则可以退出并转入其他项目。
学生在博转硕后依然可以再出发,选择适合自己的学校、专业和导师读博。    
整合:陈欣
来源:北京青年报 中国青年报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京ICP备18012533号-3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