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数学第一,中国考研第一曲师大研究生曲阜师范大学_网易…(亚洲数学第一的大学)

…亚洲数学第一,中国考研第一曲师大研究生曲阜师范大学_网易…(亚洲数学第一的大学)缩略图

  
  曲阜师范大学,全国数学专业排名第一,亚洲排名第一,世界排名第十九。
  这不是在做梦,这是今年u.s. news best colleges给出的排名。在这个榜单里,全国数学专业排名前三依次是曲阜师范大学、北京大学和山东科技大学。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如果这是个野鸡榜单也就算了,这可是国际四大榜之一的u.s. news啊。
  给全世界大学排名,这事听起来不新鲜,但是的的确确是21世纪以后才诞生的新玩意。第一个世界大学排名榜诞生于2003年,由上海交大发起,侧重于学术;英国人在2004年紧随其后,也搞了一个世界大学排名,后来分裂成两个榜,《泰晤士高等教育世界大学排名》和《qs世界大学排名》。
  交大,qs,泰晤士,被留学机构称作三大榜;如果要论四大榜,就要加上一个u.s. news。《u.s. news》是一家创刊87年的老牌杂志,他们是做美国大学排名起家的,后来才发展到全世界范围内排名。因为报考美国大学的人太多,u.s. news这张榜的地位近年来有追赶三大榜的趋势。
  每年都有无数留学中介捧着这几张榜当圣经,现在现在一座山东普通地级市的“非985非211”大学突然被吹上了第一,大家神经都有些错乱,一时竟不知道如何是好。
  一些名校的学生开始了狂欢。
  他们互黑,自黑:“复旦数学,狗都不读!”
  
  山东省内的霸主山东大学,被玩梗的学生们取了个“世一大”(世界一流大学)的外号,就是因为屡屡提出向世界看齐,却屡屡让人失望。
  这下好了,本省之内一下子卧龙凤雏全齐了(曲阜师大、山东科大),山大只能算二流大学了。
  
  曲师大的成绩到底怎么来的呢?
  论文刷出来的。
  曲师大的几项国际排名比较落后,“国际学术声誉”排名307位,“国际合作论文”排名356位,但是在“前1%论文比例”“前10%论文比例”“引用影响力”三个指标上一骑绝尘,排名第一。
  仔细一看,曲师大发文748篇,但是总引用数高达8042,而且自引比例高达21.65%,平均每篇自引2.33(北大的四倍)。
  
  客观地说,每个高校都存在刷论文现象,只是刷多刷少而已。曲师大这次玩得太过了,把学界本来默契的“你引用我、我引用你、我还引用我自己”的游戏给玩坏了。
  所以难怪有人说,这是一场行为艺术。
  曲师大用自己的行动证明了美国人的榜单完全不可信,是对学术霸权的嘲讽。
  
  但是我并不想嘲讽曲师大。
  他们是规则下的赢家,赢了就是赢了。u.s. news的规则有漏洞,哪里没漏洞呢?曲师大再发展一百年也比不过北师大,这不是投胎规则的不合理吗?
  从“内卷论”的角度看,曲师大很能代表中国的一部分高校。
  他们位置偏僻,师资平平,没有985和211双一流等支持。想要给自己的老师学生们谋一条出路,他们只能在规则制定者的框架内拼命努力,做到最好。在总资源有限的情况下,如果每个人都加倍拼命,平均得到就会越少。但是对于曲师大这种个体来说,他们别无选择。
  对老师来说,内卷是一篇篇明知道是辣鸡但是不得不水的论文;对学生来说,内卷是考研时不得不背的 和何凯文。
  早在十六年前,曲师大就已经火了,不是因为论文,而是考研。
  2004年,中青报记者李斌写下了一篇《探访一所特别能考研的大学》,曲师大由此声名远扬。
一条长达约10米的条幅从四楼悬挂而下,十几个黄色大字在暮色渐浓的曲阜师大校园依然十分惹眼:“热烈祝贺化学院考研率高达67.8%”。条幅下方,几块大宣传板上贴满了考上研究生的学生照片。每次经过这里,大二的小刘都忍不住要看一看,“很受鼓舞和刺激,两年后我也要让自己的照片贴在这里”。……该校3864名2004届本科毕业生中,2932人报考了研究生,报考率达76%,其中1389人被录取,考研率为35.95%。……“踏进曲师,我的一只脚就等于迈进了重点大学研究生院的门槛。”
  2014年,央视也曝光了两所“考研基地”——曲师大和信阳师范,称他们是“久负盛名的考研基地”、“考研界的超级院校”。
  无论是中青报还是央视,记者报道时都比较理中客,但是“考研基地”这个词还是让外界对曲师大产生了不太好的联想。
  教育专家熊丙奇在采访中表示,“如果二三本院校把考研当成就业出口的话,那实际上可能形成一个恶性循环”。
  面对央媒的点名,曲师大官方很少回应,只有几个校友站出来抗议过,即便是人微言轻。
  曲师大校友、网友lxw2010gjy说:
1月5号下午走出考场的那一刻,面对着“曲阜师范大学”六个大字
…亚洲数学第一,中国考研第一曲师大研究生曲阜师范大学_网易…(亚洲数学第一的大学)插图
真的想抱头痛哭,真的感谢这个学校给了我这么一个机会,考研是自己的路,却在考 中被“警告”过多次不要考xx学校。我是一名山东考生,高考分数598,放在山东是一个不高的分数,而且自认不是读死书的学生,这样的分数放在北上,上重本应该还是有机会吧,可在山东,那年忍了、认了,走进了曲园。可在四年之后,想为自己买单、圆梦的时候却被告知,曲园有着“考研基地”名声,名校导师都将曲园学子视为“考研机器”,一阵轰鸣,悲乎哀哉。难道,我们活该吗?中国梦的平等,都到哪里去了?
  写下《探访一所特别能考研的大学》报道的记者李斌,在三年之后无意间看到了曲师大校友的博客。李斌这才知道,自从自己的报道发布之后,曲师大学生考研复试通过率明显下滑。有的同学初试分数很高,却被校方以各种理由刷了下来,变相歧视。
  李斌懊恼地写道:
对于当时从业刚满三个月的我来说,因报道而生的沾沾自喜显然占了上风,我并没有过多的考虑这组报道会给那些院校的学生带去怎样不利的影响。后来,我才逐渐感觉到,这种喜悦很可能会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高校庸俗化的最大的受害者就是学生,尤其是身处普通地方院校的学生,比如曲阜师大这类处于二三线中小城市的大学。这里的学生,没有金字招牌,甚至没有勤工俭学的机会。对他们来说,学校生活枯燥乏味,学校之外无处可去,也许只有考研才是最好的出路。
  对曲师大的同学们来说,无论是亚洲第一系,还是考研神校,都是一抹浮云。
  外界的关注总会散去,留给他们的只有一地鸡毛。外人无法改变他们的命运,因为他们别无选择,只有迎着浪头袭来的方向奋力划桨。
  尾声
  我大学同学的同事的初中同学,就在曲阜师范大学读研。我通过几层关系联系上她的时候,她还不知道母校上热搜了。
  我问她,“你们学校亚洲第一了你知道吗?”
  而她以为我说的是前几天学校公众号发的喜讯——
  
  她没有注意到热搜,同学群里也一切正常。
  她周一到周五在曲师大附近的学校做老师,下课后回学校再上一会儿自修,从六七点坐到九点半。周六周日她照常去自修室,早上八点到十一点半,下午两点到五点半,晚上七点到九点。
  她定时去自修室坐的作息,已经养成了习惯。写写论文,看教育学著作、教师编考试资料,一天也就过去了。
  “你的同学呢?有没有那种特别学霸特别拼命的?”
  她努力回忆了一下,似乎也没有。大部分人也是正常地吃饭睡觉谈恋爱,考试前一个月才扎堆往自修室里跑。
  
  她对数院的同学不是很熟,只是知道他们很看重高数课,平时社团活动都会避开高数课。
  唯一和外界传说的“考研基地”能对上号的,只有忙碌的自习室。晚上七点开放预约第二天的自习室座位,按照她的经验,一般几分钟就抢光了。
  她 我拍了两张照片。自习室里人头攒动,学生们的外套乱糟糟地搭在椅背上。有人在看书,有人在看电脑,有人在玩手机。
  这样的曲师大,不美,也不特殊,就像你的我的母校一样普通。你可以在中国95%的大学里找到这样一间自习室。
  
  
  图:受访者供图
  这里的人来去匆匆。自习室里的时光,只是他们人生里的短短一站。
  谁不是生活在内卷的压力之中呢?水论文,刷题,找一份996或者不那么996的工作度过一生。取笑曲师大的人,五十步笑百步罢了。
  人人都笑曲师大,人人都是曲师大。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京ICP备18012533号-3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