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研这一路走来,我终于完成了蜕变的过程(这一路走来的经典句子)

考研这一路走来,我终于完成了蜕变的过程(这一路走来的经典句子)缩略图

18考研一战的时候,自己心不在焉也毫不坚定,最后以国家线都没过的结局惨淡收场;之后在长达一年的19考研二战准备中,自己痛定思痛,同时也是现实所迫,最终有惊无险的成功上岸。在所有一切尘埃落定的现在,自己发觉也许把心路历程记录下来是非常必要的,因为至少能时刻提醒自己,有些事情是最好不要忘却。
1.?最初,是叛逆的年少轻狂与颓废的甘于中下。
经常被父母念叨、然而也的确无法否认的事实就是,无论是中考还是高考,我都是关键时刻掉了链子以至于最终不得不接受比预想中差很多的结果。虽然现在回首,我从不觉得自己做了错事,但是我却必须指出,任何事情都不要在“不适宜的时间和地点”去做。自己的初三和高三便是如此——当时自己的叛逆分别已经达到了人生中峰值,也许并不是对于家长老师的盲目仇视,但是某种角度更为糟糕。
初中阶段的自己从物理层面远远称不上沉迷游戏,从不去网吧,摸电脑基本也只在周末。但是,自己的叛逆并不是单纯因为玩电脑被限制而已——那时伍声、李晓峰等老电竞人开始在世界舞台上崭露头角的同时,身边却充斥着大人们对游戏更甚往日的唾弃。当时的自己单纯地觉得国人摘金夺银,就理所应当地应该成为游戏进军社会主流的“伟大历程的开始”,然而,事实完全截然相反。在这种情况下,愤怒、中二与叛逆便很好的结合在了一起,仿佛在每周一节的微机课上玩两局war3就让自己成为了某种社会革命的先驱者一般。对那时的我而言,游戏并不是因为天天泡网吧沉迷其中而带来危害,而是每个月都要购买的《电子竞技》杂志等书籍、那些字里行间透露出的荣耀与热血,每次我都能看到希望,甚至让我逐渐产生了虔诚信仰般的感觉。那些电竞选手手捧奖杯彩带的照片与自己身边的死气沉沉形成的落差,则成了我叛逆的借口。
(——七宗罪之“愤怒”与“傲慢”)
高中阶段,自己又接触了另一股新的势力——二次元。我不得不承认自己在动画里也学到了友情爱情等珍贵的财富,让我自己变得更加温柔与热心。但在那雨季的年龄,我却总是能吸收到那阴暗的一面。看看别人五彩缤纷的校园生活,文化祭与社团,茶与咖啡,弹琴和樱花,和服与泳装;在看看自己,身前两山书,假期伏案学,校服从未换,放学空望月。当时的自己无疑是怒从胸中起而恶向胆边生,简直就是打翻了怨恨的潘多拉魔盒——为什么自己就没有过上那种生活呢?自己对于应试教育的怒火中烧与口诛笔伐,甚至有时候会上升到对于宏观上层的强烈恶意。这种想法也许本身并无大错,只是正好落在一名高三学生的头上,实在是不合时宜过头,在情绪上也太过于强烈和不理智。
(——七宗罪之“嫉妒”与“贪婪”)
上了大学之后,好的一面是自己那些无端的怒火与仇恨,已经逐渐烟消云散,偏向实用的现实主义开始占据了自己的思想;但是坏的一面是自己逐渐变得逐渐“消极”——并不是情绪性格上的消极,而是处事生活态度上的。自己虽
考研这一路走来,我终于完成了蜕变的过程(这一路走来的经典句子)插图
然还是一个乐天派,但是生活上开始偏向类似折木奉太郎那样的“节能”和三谷裳千绪那样的“中下论”,这两者的结合基本上让我变成了真正意义上的庸碌之人,仅仅把目标定在不挂科上,同时又几乎拒绝所有团体活动和讲座等等。除去学校白纸黑字的要求之外,自己基本是彻底宅了起来,虽然那时曾经学过少许技术、做过几个视频,不过也就是仅存的硕果而已了。我的大学,虽然表面似乎稳重了许多,但实际上就是在疯狂地、兽性地对之前的六年进行着报偿。300英雄大一一年就打了2000场,刺客信条大革命之前全系列通关,守望先锋刚出的时候近乎疯狂,与之相随的更是尽情地补番与追剧,我完全就是自己在那片虚拟世界中尽情地酒池肉林。
(——七宗罪之“懒惰”与“暴食”)
2.?考研从一战到二战,从装睡到真醒。
其实考研一战接近初试的时候,自己已经悄然在改变了——与其说是良心发现要学习了,不若说是真的玩腻了。无论是追番还是看剧,逐渐上升的阅片量和对套路的熟稔让审美疲劳越来越强烈;在游戏上,moba的热血已然褪去,守望之后无论是吃鸡还是堡垒之夜也都已经兴趣缺缺,港口与迦勒底之外的手游也无意踏出半步。
梁启超的《敬业与乐业》有这么一段话:
“做工好苦呀!”这种叹气的声音,无论何人都会常在口边流露出来。但我要问他:“做工苦,难道不做工就不苦吗?”今日大热天气,我在这里喊破喉咙来讲,诸君扯直耳朵来听,有些人看着我们好苦;反过来,倘若我们去赌钱去吃酒,还不是一样在淘神、费力?难道又不苦?须知苦乐全在主观的心,不在客观的事。
若是中学的我,则全然不会把这句话当回事,毕竟学习就是苦而玩就是乐;但是随之年龄的增长,即便是同龄人恐怕也会频频觉得游戏玩的心累而看番也食之无味的情况。若是玩腻了看累了,看见番名和游戏图标都懒得点进去了,此时再不学习又更待何时呢?总不能真的无所事事一片空白吧。而我写专栏、广读书,也是在那时也就是17年年底才逐渐变得越来越频繁的,这也的确为我后来考翻硕的百科知识与写作一科拿下122分奠定了基础。
人生从出胎的那一秒钟起到绝气的那一秒钟止,除了睡觉以外,总不能把四肢、五官都搁起不用。只要一用,不是淘神,便是费力,劳苦总是免不掉的。会打算盘的人,只有从劳苦中找出快乐来。我想天下第一等苦人,莫过于无业游民,终日闲游浪荡,不知把自己的身子和心子摆在哪里才好,他们的日子真难过。
还是那句话,我从来不认为自己做错了什么,因为我坚信有光的地方就有影,必须要有一个巫妖王。以我的性格,我必须在我生命中尽情释放我的欲望,而我的欲望始终就是不断地渴求新的想法、新的思维、新的文化体验、新的感情冲击,并且吸收之后再将其释放。而我能做的只有科学选择豢养这头野兽的方式方法。幸运的是我是英语专业,二外是日语,因此大量的追番看剧也就避免了成为“玩物丧志”的命运,转而 助了我加深了对于文化与语言的感触。
在18年上半年,同时也是大四下学期,我的生活也逐渐阳光起来——经常去图书馆看书学习、通过了专八笔试与口试、手机里下了keep买了瑜伽垫和哑铃、每周雷打不动的运动四五次、每次一个小时的力量与一个小时的长跑。体育运动对我来说并不是难事,毕竟有儿时六年的游泳集训的底子,无非是想不想捡起来;但是对于我生活态度的转变却是至关重要的——那种“中下层”般的息事宁人与被动接受,逐渐开始转变成跃跃欲试的自信与主动出击。而积极的心态则是制胜法宝。
3.?研路漫漫,唯基础和心态二者最为关键。
进入暑假,高强度的学习随之开始。先是通过了日语n2,随后考了雅思。练习雅思的过程则是把英语基础夯实的重要过程,特别是阅读能力,暑假是进步较快的一段时间。在我看来,基础始终是最重要的,而技巧则始终是鸡肋的位置。没有基础光有技巧,考研这关是过不去的;而基础有了,技巧也不用人教了,除非是完全的不动脑子死读书。所以,技巧这东西只需快速浏览即可,参考书去 看几份经验贴,而成功者们总是大同小异——因此买书从来都是同类的选一本即可,不管这本书是不是最火的、最畅销的、周围人都用的……这些都完全无所谓,问题在于能不能吃透,吃透了就一定肯定以及确定没问题;反之,再怎么畅销王道的书,都没有用。别的不说,就拿政治来说,无论是不是肖大的都无所谓,也许有人就选肖大的,有的人可能跟着 上的课,就不选肖大的,这些都没有任何关系,问题是书买了要真的用,这才是唯一关键的点。
关掉贴吧、微博、知乎,尤其是不要看任何有关考研、有关目标院校、有关专业的问题,特别是对于心智不坚定的人。要看就去 这种地方或者联系学长学姐。
杜绝负能量,绝不能让负面的言论影响到你。qq微信我是不担心的,因为这两个基本都是熟人社会。但贴吧微博知乎,这些是生人社会,而且是倒垃圾的地方。考研下面一堆诉苦的、失败者的经历的、什么哪个人研究生毕业找不到工作的、调剂不理想的、学校保研各种黑幕的、专业不好找工作抱怨的……这些东西对于准备初试的同学来说,完全就是重污染源,而且根本没有任何作用,能不看就别手贱点开。
反正人人都要考英语,那么正好就使劲看ted励志演讲。
这个视频我在临近初试的时候看的非常频繁,因为我明白自己并不是非常坚定。而实际上,每次我开始放松警惕或三心二意的时候,看一场演讲往往能把心神拽回来。路遥知马力,考研从来不是什么谁力气大谁就胜利的事情,每个人唯一想的事情必须只有“怎么才能让自己坚持下去”,基础是学习的方向,而心态是学习的路况,所以别把自己的路给堵了。
复试之前我则一直在看这个视频,来鼓舞自己面对最后一战。说起来,看这种视频最好关掉弹幕,因为总会有几个loser发那么几条碍眼的东西,因为他们没有尝到过刻苦努力后成功的滋味。也许有人会觉得这是打鸡血、洗脑什么的,然而在我看来“努力的你”永远比“不努力的你”要好,即便是最后都没考上也是一样,因为你还是更强了;这两者之间永远是大于等于号,不可能是小于号。说不好听的,就是无限小概率事件来了场天灾人祸gg了,这两者也最多是等于号。当然,毕竟有的人就是觉得闲呆着舒服,也是没办法。
学习的苦要自己主动去吃,而生活的苦只要躺在那里不动自然就会找上来。
学什么专业就要认同那个专业,想考好政治就要去真诚地认同。
考研政治的最事半功倍的“技巧”就是你真的要去认同,不管你是不是愤青公知,一旦选择了考研那就是吃国家的饭,和公务员无异。抱着抵触心理代表着只能死记硬背,事倍功半。文科的东西更加依赖认同感,没有认同就不要想着学的多好,这也是自己作为语言学习者的经验之谈。政治考上50说简单也简单,说难也难,但是考研政治的确容易比专业课更容易拉开总分的差距,而需要的就是那一份认同感。这也不是什么洗脑,而且推一万步来说,两个唯物主义大师费尔巴哈和马克思年轻时都是黑格尔的粉丝,所以并不是说你现在认同什么将来就会变成什么,要放下这层架子,虚心去学。
认认真真的看完这个,途中不要觉得无聊也不要抱着挑刺的心态,而且还要觉得很有意思,声情并茂,那么你考研政治学起来就一定别人顺畅很多了。
复试的目的是不破不立。
自己复试的时候,一间不大的小教室里对面做了六个老师还有摄像机,紧张地一塌糊涂,比自己预先准备的要差很多。但实际上,这就是复试的意义所在——初试分高的人必须要意识到自己完全就是个初学者,而分低的人也有可能后来居上。在高压的公众环境下开口讲话,积极面对超过自己水平的问题,这种事情迟早要学也迟早要经历。而此时唯一的信条只有一点“做足准备,结果随意”,除此之外,都是废话。
考研二战的压力其实是很大的,因为自己并没有工作,而啃老并不是什么舒服的状态——有时开玩笑说,工作是不可能工作的,但实际上人终究是什么岁数该做什么事。晚一点可以,脱节太多,永远受到煎熬的都是自己罢了。考上了,还有大半年的时间完成那些自己真正想做但还未竟的事情,从来不必操之过急。
人是必须要真正意义上长大的,而考研是最后一次机会。否则就只能去接受社会的毒打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京ICP备18012533号-358